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催收帝国揭秘:欠款900送棺材上门,有人诈死躲债称网贷要喊他爹

(2018-09-21 11:58:54)
标签:

杂谈

这更像是一场心理游戏。对于借贷人来说,他们赌现金贷平台轰然倒下,不必还钱。而对于现金贷平台,他们赌最后关头捞回一笔,杀鸡取卵。双方吃力地周旋着,时间是最后的裁判。

请点击此处输入图片描述

文 | AI财经社 石万佳 周天

编辑 | 金赫

1

五哥知道,要想不还钱,可以诈死。“比如,写一份遗书,说自己不活了,来生再还他们的钱;用红水笔在手腕上划几下,说要割腕自杀。”他还知道一个秘密武器:“”软件,用来轰炸催收人的手机,可以“拿个大喇叭循环播放X你妈”。

那天上午,自称“顺理成章不还钱”的五哥,往群里丢了两个红包,号召大家“坚决不还钱”,“就是不还钱”。很快,群里动员起来,有人情绪高涨,大喊:“我就是不还钱。”还有人一遍遍刷着“死扛到底,网贷都要喊我声爹”。

过去一个月,每天9点、15点、19点,这个上千人的大群都会被准时激活:伴随着五哥出场的节奏,群员纷纷表态,就像是跳了一场广场舞。

根据一本财经的报道,在很长的一段时间,五哥都说自己是“弱势群体”,靠着现金贷生活,他曾辗转于几十个平台,欠债20万元。而随着“暂停新发网络小贷牌照”的通知下达,这样的日子结束了。

整治行动就像一次突袭:骤然缩减的放款,截断了大量借新还旧的希望。而像五哥这样的人,是一个庞大的数字。一夜之间,“逾期交流”的QQ群大量建立起来。

在全国,有近200万现金贷借款人存在多头借贷情况。根据一份报告显示,其中近50万借款人在一个月内连续借款十家以上平台,占比约5%。对于这部分人来讲,这相当于一张罗网。

五哥决定下注死扛。他建立了3个千人大群,打鸡血,喊口号,组织抵抗,他的逻辑是:“一哭二闹三上吊,就会有人同情我们。”

借款人群内聊天记录。图/一本财经

几乎是针锋相对的,藏身于北京、重庆、杭州等地的催收人,开始把手段运用到极致:很多借贷人的亲友接到短信,称“免费赠送棺材一套,货到付款。”还说,“如果家里亲戚这块隔三差五死人,咱们也可以长期合作。”有人甚至真的收到了一口棺材,包邮。

叫人惊讶的是,他只欠了900元。

这更像是一场心理游戏:对于借贷人来说,他们期待现金贷平台轰然倒下,所有的钱都不需要还了。而对于现金贷平台,他们希望在最后关头,催收公司能捞回一笔,杀鸡取卵。双方吃力地周旋着,时间是最后的裁判。

在北京、江苏、广州,局面陷入微妙。只是偶尔爆出的恶性催收的消息,提醒风险已经层层下达:长沙一个村子,三拨催收员逼上门,由于不堪忍受,一个借贷女孩的母亲喝农药自杀了。葬礼当天,又来了第四拨。

现金贷的繁荣期,有人手机里装了几十个现金贷APP。一些人聚集在百度“戒赌吧”,那里充满了大量无奈的人生,有人欠下赌债,有人需要付房租。还有人被充满诱惑的宣传吸引了。那时,趣店罗敏甚至宣称,坏账一律不催收,就当福利送了。

一个常年混迹贴吧的人整理了一份图表,上面列出了493个可以借钱的现金贷APP。而现在,这些APP在半年内几乎将全军覆没。

根据一份报告,每人平均的贷款额仅为1400元。他们往往属于这样一群人:40%的现金贷借贷人月收入5000元以下。主要集中在20岁到30岁,是相对低学历的群体。由于刚步入社会,信用意识不强,现金贷被他们视作一种快速获得资金的捷径。

长久以来,一些现金贷平台宣称“高科技”“云计算”,但表面的繁荣,正是在这种土壤上野蛮生长的:当监管部门出手,冲突终于在催收人和借贷人之间爆发。

2

浸淫行业十几年,刘宇大概是最懂催收的男人之一了。他短发、微胖、不高,拥有“催收必备三要素”,鼻梁上架着一副黑框白腿的眼镜,偶尔会把头顶的头发扎成一个小辫。他穿着灰色T恤,看起来很随意。但长久的职业习惯,使他拥有看穿一切的眼力:按催回率算,刘宇是业内的佼佼者,同一家公司、同一账期的欠款,数据能排前三。

现在,面对类似五哥这样棘手的对手,他也感觉到了为难。几乎一夜之间,那些没被别人催收过的,逾期在10到20天之内的单子,催回率下降了5%。

“我都催不回来,别人怎么再催呢?”刘宇感慨,“整个行业风气都被带坏了。”

催收公司的订单量突然之间大增。但对于现金贷机构而言,首次逾期也暴增,2018-09-21前,基本上行业普遍的首逾比例都在25%之内,但现在已经增加到60%了。逾期60天以上催回率连2%都不到,只有之前的五分之一左右。

在重庆,干催收的金武也觉得生意越来越难做,增加的不仅仅是订单,还有烦恼:虽然准确判断了大量催收需求诞生这一趋势,但甲方给的催回率,公司都难以完成,利润也比之前减少了三分之一,甚至一半。

他的公司有一套AI催收系统,用机器人对借款信息及借款人身份信息进行核实,联络、查找关联人并按亲密程度排序,完成初步的短信 电话催收之后,生成一个数据系统,导给后台的人工,人工再进行催收。

晚上11点,对于很多催收人员,工作仍在紧张地进行。窗外的整个城市早已坠入沉寂,马路上也只是偶尔有一两辆车经过。

一场心理较量正在展开。

广州一家讨债公司的广告,光看广告根本想不到这家公司的主营业务。图片来源于网络

催收员张高端坐在电脑面前,耳机那端是一位逾期时间较短的用户,按照公司的标准,被分到普通类,“先生您好,您在我司的款项XX元,已经逾期20天了。为了不影响您个人的征信记录,请您及时安排到账,谢谢!”

电脑上同时打开的有两个文件,一个是公司下发的话术本,另一个是今天更新的需要催收的名单及借款人信息。为了防止自己突然卡壳,张高把话术本放在屏幕最前面,打电话时偶尔会瞥上两眼。他的担心不无道理,从11月底开始,连续加班成为家常便饭,这样高强度的工作以前从未有过。

冬至过后,天气愈发寒冷。没有暖气的办公室里,小张的额头却沁出汗水,一同加班的几位同事脸颊泛红。他们比邻而坐,桌子中间设有隔板,与大部分创业公司的布置无异。获取收入的基本原理是:按业绩拿提成,催回来越多挣得就越多。公司业绩最好的同事,上个月一共拿了一万多。

那天晚上,他同样遇到了挑衅。

“我就不想还,你能拿我怎么样?”电话那端的声音很坚决,张高不以为意:“不还钱,我不会把您怎样,”他说,“我相信您也不会愿意为了几千块钱摧毁自己的一生。您要不还是还了吧?”

金武对员工的催收方式管得很严,跟借款人讲道理,这让张高觉得自己的职业并不那么不堪。12点刚过,两位借款人成功还款,张高裹了裹身上的羽绒服,拖着疲惫的身体慢慢回到家。

这是近期最顺利的一天。之前的几天,张高每天打300多个电话,没有一个能在当天还款,有的甚至在他刚刚表明身份时,便破口大骂,喊完所有能想出来的脏话后立刻挂断,连解释的机会都不给。

如此大的压力下,回家成为张高每天最开心的事情。没有游戏或者其它的放松方式,张高只想赶快闭上眼睛,让意识暂时脱离这个世界。

3

并不是所有的催收员都能保持镇定。深圳的一家现金贷公司会议室里,催收部门主管对一个月一笔账都没催回来的手下吴林破口大骂:“你这个月就喝西北风去吧。”

21岁的吴林,2015年专科毕业后加入公司催收部门。身形瘦小的他,看起来更加斯文。然而,近两月来,吴林黑框眼镜后的双目都没有任何神采,走出会议室回到座位上,看着桌上公司新发的话术本。

“有时候连我自己都恨我自己,良心上也过不去,觉得我成了一个坏人。”这轮现金贷整顿开始后,吴林的压力也越来越大。

随着逾期天数的增加,话术本上的话术也越趋严厉。但当整个现金贷的链条断裂之后,行业的冬天来的可能比想象的更可怕——不良率迅速上升,风险模型全部失效,贷款余额迅速减退,泥沙俱下。情况向更极端的方向发展:在很多公司的催收话术中,温柔中略带的胁迫,让位给了直截了当的威胁,包括造谣、辱骂。

更多猥亵性的话语也被引入到话术之中。在一些地方,事情最终发展到极端:一些膀大腰圆、脖子上套着金项链的人开车直接闯入借贷人家中。

北京建外SOHO一家门店因拖欠房租早泼漆讨债。@视觉中国

影响甚至扩散到了行业之外。一家并未从事现金贷业务的互联网金融独角兽企业,也因为现金贷政策的出台逾期猛增,催收压力极大,“那段时间,老板每天都要去找催收部门的主管,神情很凝重。”一位内部人士告诉我。

催收行业经历了他的辉煌期。随着互联网金融的火热,“三五个人,注册一家公司就开干。”2015年与2016年两年间,至少有上千家专注互联网金融催收的公司成立,而这其中近一半的平台没有催收资质,员工也没有经过专业培训,暴力催收的队伍日益壮大。

而现在,随着现金贷平台的起落,催收公司的好日子也要结束了,正在上演的是最后一轮疯狂。金武预计,在极端化的大环境下,市场很快就被做烂,那些疯狂催收的公司要死一大波,行业会爆发一轮倒闭潮。

“裁员潮是肯定的。”刘宇说,现金贷行业整体放款规模缩减的大环境下,随着时间推移,可催之账越来越少,以现金贷催收业务起家的公司,将逐渐进入冗员状态。

催收导致的后果已经显现,五哥正在等这些现金贷公司倒闭的一天。而刚刚逾期一天的张平打电话给借款方,想请对方宽限几天,没想到没有丝毫协商余地,催收人员直接给张平的通讯录群发了亲人送葬短信。

“我才20岁,现在想吃安眠药自杀,可是我不甘心。”张平用颤抖的手指在键盘上敲下这行文字,发布在投诉网站21CN聚投诉上,要求“赔偿、专员解答、解释道歉”。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

    芦山 柳八集村 大凌河街道 五桂桥 粮油机械厂 中嘉南道 刘店村 姚圩镇 金家码头 永明镇 京塘水库 永安街道
    荆台村委会 县乡镇企业 后洋社区 西青经济开发区天直工业园 红山脚下 西区大道天虹路口 福庆乡 太湖乐园 江北街道 雪峰办事处 藉口镇 新前社区
    环景南路 西直门站外环 含山路 图影村 丰乐尚都 曙光公寓 大兴庄 柔远镇 北苑桥 南京路外滩 相城 六屯乡 元鹏
    http://www.pujiangshuijing.com http://www.kinnisonengineering.com http://www.1245teamreferral.com http://www.123rugbysevens.com http://www.17metres.com http://www.unigoods.cn http://www.imiao7.cn http://www.yovy.com.cn http://www.5xol.com http://www.1488mulchyard.com http://www.nairjx.com.cn http://www.kinnisonengineering.com